晏子春秋原文及翻译(晏子春秋内篇第五原文及翻译)

原标题:晏子春秋原文及翻译(晏子春秋内篇第五原文及翻译)

晏子春秋原文及翻译(晏子春秋内篇第五原文及翻译)​景公饮酒不恤天灾致能歌者晏子谏第五

景公之时,霖雨十有七日。公饮酒,日夜相继。

晏子请发粟于民,三请不见许。公命栢遽巡国,致能歌者。晏子闻之,不说,遂分家粟于氓,致任器于陌,徒行见公曰:“十有七日矣,坏室乡有数十,饥氓里有数家,百姓老弱,冻寒不得短褐,饥饿不得糟糠,敝撤无走,四顾无告,而君不恤,日夜饮酒,令国致乐不已。马食府粟,狗餍刍豢,三保之妾,俱足梁肉。狗马保妾,不已厚乎?民氓百姓,不亦薄乎?故里穷而无吿,无乐有上矣;饥饿而无告,无乐有君矣。婴奉数之筴,以随百官之吏,民饥饿穷约而无告,使上淫湎失本而不恤,婴之罪大矣。”再拜稽首,请身而去,遂走而出。

公从之,兼于途而不能逮,令趣驾追晏子,其家,不及。粟米尽于氓,任器存于陌,公驱及之康内。公下车从晏子曰:“寡人有罪,夫子倍弃不援,寡人不足以有约也,夫子不顾社稷百姓乎?愿夫子之幸存寡人,寡人请奉齐国之粟米财货,委之百姓,多寡轻重,惟夫子之令。”遂拜于途。

晏子乃返,命禀巡氓,家有布缕之本而絶食者,使有终月之委;絶本之家,使有期年之食,无委积之氓,与之薪橑,使足以毕霖雨。令栢巡氓,家室不能御者,予之金;巡求氓寡用财乏者,死三日而毕,后者若不用令之罪。公出舍,损肉撤酒,马不食府粟,狗不食飦肉,辟拂嗛齐,酒徒减赐。三日,吏告毕上:贫氓万七千家,用粟九十七万钟,薪橑万三千乘;坏室二千七百家,用金三千。公然后就内退食,琴瑟不张,钟鼓不陈。晏子请左右与可令歌舞足以留思虞者退之,辟拂三千,谢于下陈,人待三,士待四,出之关外也。

【译文】:齐景公的时候,雨一连下了十七天不停。景公却日日夜夜喝酒。

晏子请求发放粮食给灾民,请求了好几次也没有被允许。景公命令近臣柏遽巡视全国,招致会唱歌的人。晏子听说后,很不高兴,就把他自己食邑生产的粮食分给老百姓,并把装载的工具放在路上,徒步去见景公,说:“雨一连下了十七天了!毁坏房屋的一乡有好几十,挨饿的百姓一里有好几家,百姓年老体弱,地冻天寒时得不到粗布短衣,饥饿时得不到酒渣糠秕,踽踽独行,无家可归,环顾四方,没有地方可以诉说痛苦,然而,您却不忧虑,还一天到晚喝酒,叫全国都不停地寻欢作乐。马吃官府的粮食,狗饱食牛羊猪肉,三宫的妻妾,都有充足的美食佳肴。狗马妻妾,吃的东西不已经很丰厚了吗?人民百姓,不是太菲薄了吗?因此,乡里中贫困而没有地方诉说的人,不会与在上位的人同乐;饥饿而没有地方诉说的人,不会与国君同乐。我多次拿着记事的简策,跟随百官办事。假如人民饥饿贫困而没有地方诉说,假如在上位的人过分沉迷酒色,失去民心而不忧虑,我的罪过就大了。”于是他拜了两拜,请求辞去官职,就跑出去了。

景公跟在晏子后面,加倍赶路却追不上,命令驾车追到晏子的家里,也没有追上。晏子的粮食全部分给了百姓,装载的工具还遗留在路上,景公驾车在一个四通八达的大路口追上了晏子。景公下车跟在晏子的身后,说:“我有罪,先生背弃我,不帮助我,我不足以同您相约治理国政,难道您就不顾及国家和百姓了吗?希望先生保全我,请允许我拿出齐国的粮食财物,送给百姓,送多送少,送轻送重,只要您有吩咐我就听从。”于是就在路上把权力授给了晏子。

晏子回去后,命令景公的近臣禀巡视百姓家中有农田蚕桑却没有饭吃的,使他们有一个月的柴米积蓄;连农田蚕桑也没有的,使他们有一年的食物;没有积蓄柴草的百姓,给他们柴草,使他们足以度过连绵的雨天。命令柏遽巡视百姓中房屋不能抵御风雨的,给他们钱;巡视寻求百姓中缺钱少用的,三天内要完成,超过三天按不服从命令治罪。景公走出日夜饮酒听歌的馆舍,减少肉食,撤去酒席,不再让马吃官府的粮食,不再让狗吃肉粥,减少给宠臣的俸禄,减少对酒徒的赏赐。三天后,官吏向景公报告完成的情况:贫困百姓有一万七千家,用去粮食九十七万钟,柴草一万三千车;毁坏房屋的二千七百家,用去三千金。景公从这以后才回到内宫节缩膳食,不调琴弦,不列钟鼓。燕子请求斥退景公身边的亲信和以歌舞娱乐的人,三千表演歌舞的人,从堂阶下被辞去,景公宠爱的三个人和宠爱的四个臣子,被逐出关外。

原创文章,作者:芷言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myqqhao.com/shehui/8259/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