春花秋月何时了的下一句是什么(虞美人原文鉴赏)

原标题:春花秋月何时了的下一句是什么(虞美人原文鉴赏)

李煜词《虞美人》开篇“春花秋月何时了,往事知多少?”两个问句,绝望之感呼之欲出。

春花秋月何时了的下一句是什么(虞美人原文鉴赏)“春花秋月何时了”——对宇宙万物的永恒与无常的困惑“了”作动词,是“了结”“结束”之意。李煜开篇即发问:“春花秋月何时才会了结?”

春花秋月代表一年四季,也就是时间,春花与秋月交替出现,时间俨然就在这交替中永恒存在。

而春天的花开花落、秋天的月圆月缺、春去秋来都是非常短暂的、转瞬即逝的。时间又似乎是无常的。

而它是用问句写的,表明作者对时间的永恒与无常无法理解。这里也可以看作是对宇宙永恒存在的困惑,因为时间是宇宙的一种存在方式。

上下四方曰宇,古往今来曰宙。无穷无尽的空间与无穷无尽的时间的总和被古人称之为宇宙。

李煜对宇宙永恒发出的疑问类似《天问》——

(唐圭璋《唐宋词简释》:“满腔恨血,喷薄而出,诚《天问》之遗也。”)

而值得注意的是,恰如司马迁认为人在极度痛苦时会呼天、呼父母。

【夫天者,人之始也;父母者,人之本也。人穷则反本,故劳苦倦极,未尝不呼天也;疾痛惨怛,未尝不呼父母也。——《史记·屈原贾生列传》】

很明显,《天问》是屈原在极度痛苦时的发问,而“春花秋月何时了”同样是李煜在无可奈何的心境下发出的困惑。

甚至可以说,这一句表达的内容是反常的。围绕“时间流逝”的话题,许多人想要表现的是对生命短暂发出的感慨与焦虑,如“对酒当歌,人生几何?譬如朝露,去日苦多”(曹操《短歌行》)。

李煜同样对“春花秋月”的轮回非常苦恼,但他苦恼的是时间太漫长,不知何时了结,这样的反常心态只有在绝望的时候才会产生。

这就与下一句很自然地衔接:“往事知多少?”自然界的客观事物尚且如此,人事就更加变幻莫测了。

春花秋月何时了的下一句是什么(虞美人原文鉴赏)“往事知多少”——对世事无常的痛苦与无奈我们可以想一下,李煜在这里说的“往事”,是什么事。——包括写这首词之前的一切旧事。

昔日做皇子时长辈的宠爱、艺术天赋得到充分的培养与挖掘、无忧无虑地成长……做一国之君时的无上权威、佳人伴侧、曼妙的歌舞……也包括沉溺佛教不理国政,直至肉袒投降,以及他被软禁在北方,过着“此中日夕,只以眼泪洗面”的屈辱生活。

繁华与落寞,都是他的生命底色。

“往事知多少?”是一种“人生如梦,往事成空”的感叹。

对于普通人来说“人生如梦”会显得很苍白、很无力;而对李煜来说,“人生如梦”却是一种用实实在在的经历构成的人生体验。

由一国之君变为阶下囚,这种人生阅历不是谁都“有幸”能够体验的。

而“往事成空”也就意味着往事不可追。

春花秋月虽然短暂,但无休无止的更替似乎给人一种错觉:自然万物均可循环往复,似乎便没有理由伤春悲秋。

可是人事的变迁,却往往没有可逆性。正所谓“年年岁岁花相似,岁岁年年人不同。”

总之,这两句表现的是人生郁闷又苦于无解的呼问。

春花秋月何时了的下一句是什么(虞美人原文鉴赏)随后的句子,皆围绕这两句展开。“小楼昨夜又东风”与“春花秋月何时了”相呼应,正是因为“春花秋月”无穷无尽惹人烦恼,而又是东风劲吹、春花开放的季节正让人愁绪满怀。

恰如唐圭璋先生分析:“一‘又’字惨甚。东风又入,可见春花秋月,一时尚不得遽了。罪孽未满,苦痛未尽,仍须偷息人间,历尽磨折。”(《唐宋词简释》)

“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”:禁锢李煜的小楼不禁让人想起过去巍峨的宫殿,月色下勾起乡关之思,于是李煜便很自然地回首故国了。然而回首的结果是更增痛苦的,让人忍受不住地痛苦。回首故国必然想到往事,因此,这一句是与“往事知多少”呼应的。

“不堪回首”的是——“雕栏玉砌应犹在,只是朱颜改。”用借代手法写出江山易主、物是人非之感。离开故国已经两年零七个月了,虽然无法眼见为实,但那些雕绘得五彩缤纷的栏杆、用精美的玉石堆砌的台阶(借指昔日华美的故国宫殿),应该都还在,但是大约会褪去很多鲜亮的颜色吧。

关于“朱颜改”,也大可理解成李煜本人的容颜憔悴,或者是昔日宫中美人红颜不再……要之,“往事”中的物是人非像杯毒酒,让人肝肠寸断。

“问君能有几多愁?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。”以水喻愁,江中春水是无穷无尽的,李煜的愁思也是无穷无尽的。而使用夸张和设问两种修辞手法,强化了这个比喻的效果。很多很多的愁,是无法诉诸笔端的,更是不知从何说起的,只好自问自答,而自问自答也是无法说得太具体的。

无尽的往事、无穷的痛苦,果然都能随着一江春水向东流吗?真情何以堪!

这个逻辑可以说又绕回开头——“春花秋月何时了”,也许李煜想表达的,并非就是春花秋月这特定的时间段惹他烦恼,在被囚禁的日子里,他早已度日如年。

春花秋月何时了的下一句是什么(虞美人原文鉴赏)

我们该记得,这首《虞美人》给李煜带来了杀身之祸。许多人说,这是因为词作中出现的那种对故国的追忆、对往事的悔恨不是一个俘虏应该表现出来的情感,因此被宋太宗赵光义赐了牵机药。

但是经过墨酱的分析,回望前文,“春花秋月何时了”一句,已经透露出李煜的生无可恋,恰似一句谶语。相传,李煜命宫人演唱《虞美人》,便引来杀身之祸。

雪莱说:“倾诉最哀伤的思绪才是我们最甜美的歌。”《虞美人》就是最哀伤的歌,一句“春花秋月何时了”绝望到底、视死如归。

原创文章,作者:芷言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myqqhao.com/shehui/5702/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